前进村“飞地”划归北辰区 这片“鸽子窝”有人管了 - 恒行娱乐下载

前进村“飞地”划归北辰区 这片“鸽子窝”有人管了

2020-07-29

天津北方网讯:出门不再必须穿过秘密麻麻不见天的鸽子窝,推开门就是两片绿油油的草坪,终于能透透气了……近期,前进村这块儿难啃的“飞地”正式从河北区划归到北辰区天穆镇接管,名不转经传的一个地方,如今彻底改头换面。

北辰区天穆镇辽河园社区党委书记张娜告诉记者,现在前进村由辽河园社区来管理。“你现在看到的绿地,走车、走人的地方以前密密麻麻全是房子。1953年,北京铁路局天津建筑段在此建了16排平房用于铁路职工居住。”走在前进村,张娜指着目前留存的一排排平房向记者介绍,“挨着16排平房的也就是在南侧还有两栋四层高的楼房现在也已经拆除了,修建高铁时,楼房里住过施工人员。”

这16排平房产权属于中铁北京铁路局,5月18日前是河北区对前进村负责行政管理,但该村坐落在北辰区天穆镇,所以造成了现在的“飞地”。铁路经过多年改革后也对此处不再管理。“铁路房子周围有很多空地,慢慢就有很多外来没有房的人员私自搭建违建房屋,密密麻麻把这个村占满了,逐渐形成了以铁路宿舍为主体,自然形成的一片村落,前进村指的就是这里。”张娜说。

北辰区天穆镇从今年5月17日接管了前进村党组织,5月18日接管行政管理权,5月22日接管治安管辖权。如果不是有影像资料,真难以想象,现在眼前这两片绿油油的草坪当初是何等脏乱潮湿拥挤的画面。“我们接管后排查的时候才发现,这里私搭乱盖及其严重。蓝顶房子就是北京铁路局的职工宿舍,一共是307户,2004年修铁东路的时候,征走了21户,还剩286户,四周围都是违建,违建房远远多于有房本的正式户。”北辰区天穆镇人大主席阚胜勇告诉记者,2017年以前,前进村的胡同里还是泥地,一下雨,进不去出不来。由于这里只有上水没有下水,有些住户就自己挖了渗水井,地上永远是潮乎乎的,毫不夸张的说,这里脏乱差腥臊恶臭。有的居民住进来的时候身体挺好的,没住几年就得了风湿病,就是因为太潮湿了。

5月22日,北辰区“飞地”治理指挥部下令,对前进村进行清理整治。经过排查发现,前进村居住的人口比较“杂”,有的是外地务工人员,有的是拆迁户,有的则是净身出户的离异者。他们很多人都是来到这里,花钱买上一小间房就开始生活了。“虽然环境非常复杂,但是我们再拆违的时候始终坚持‘零容忍,零补偿’,只有坚持底线思维才能做好清理整治工作。”阚胜勇说,“没有补偿款,按说这些人会‘闹’,但实际上并没有,因为我们在工作中真的是处处为他们考虑,介绍工作、帮忙找房子、帮助联系所在区街申请廉租补贴、经租房补贴、低保,那些搬离的住户不仅没有打架的,而且还送来了好几面锦旗。”

一位70多岁的张老太太,曾因各种原因导致既没有户口本也没有身份证,在前进村隐居多年。经过这次拆违建,张老太太已经没地方可去,没有身份证明想租房都租不成。前进村清理整治指挥部的工作人员赫鹏说:“我们先后联系了市政法委和市公安局,用三天时间帮张老太太补办了身份证和户籍,又带着她去南开区户口所在街道申请低保和廉租补贴,目前补贴已经在申请中。”

在前进村清理整治指挥部史俊雨、陈郑一负责的住户中,55岁的刘桂霞在前进村买了4间违建房,当初花了近20万,也是她的全部积蓄。购房后,其中一间她和老伴儿两人居住,其余3间出租给他人。面对这次拆违,刘桂霞的抵触情绪非常强烈。“我现在没有收入,之前的拆迁款20万全都买了这的房子。一分钱补偿款没有,我还得重新找住处,岁数大了,没了房子,心里不踏实啊,而且老伴儿今年得了脑梗,现在行动不便,让我们怎么搬!”刘桂霞说,“后来真是被他们感动了。”

“刘桂霞的户口在红桥区,我们根据她家的情况去找最合适的政策,发现她符合申请公租房的条件。但是刘桂霞股骨头坏死,行动不便,我们哥俩就给她当跑腿儿的,帮她申请公租房补贴。”史俊雨介绍,“刘桂霞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,户口落在男方母亲的房子里,但是老太太并不信任这个媳妇,于是在办理过程中需要使用老太太房本、户口本的时候,老太太十分不配合。我们就给老太太做工作,还自掏腰包帮着补了一年的房租。慢慢取得了老太太的信任,最终帮助他们在秋怡家园租了房子。搬家那天,两位工作人员去给刘桂霞一家帮忙,正式这种真心实意为老百姓解决困难的干部,赢得了百姓的信任,有力推动了拆违工作的进度。只用了两周的时间,前进村的违章建筑全部拆除。

“北辰区接管前进村‘飞地’后,就是要让这里的居民有人管,不失控漏管。特别是党组织关系移交后,我们将通过党建引领基层治理,让党的领导在前进村的治理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。”北辰区天穆镇人大主席阚胜勇说。

1
3